业瞳

没睡醒


*米哈伊尔x尤里

*我只是想玩个梗x

据《猎人日报》报道,于昨日召开的讨论天狼之匣归属问题的会议期间,两位来自不同阵营的男性在洗手间内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但这一过程被其他同时使用洗手间的某英国少年用手机拍摄全程并曝光,对方同时表示自己还是个孩子不该承受这些。

可初步确认涉事的二人分别来自猎人阵营与叶夫格拉夫一派的吸血鬼,他们本应在会议中商讨天狼之匣的归属以及后续问题,却在洗手间里发生了关系。

当时两人没有控制自己的冲动,在短暂的交流后即刻在洗手间发生关系。对此,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多萝西娅女士戏称这为两派联姻。

然而,这二人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正被一个同时使用洗手间的人拍摄。对此,猎...

我发现了,所有我打算等完结就写长评表白的同人文都没有然后了(╯‵□′)╯︵┻━┻

[天狼\米尤]永不消融的雪

*自由心证的米哈伊尔x尤里

*路人第一人称注意

*一个仓促的复健


01


在圣诞节前夜,那个一直沉默不言的少年终于开了口。


我记得那天外面落了雪,虽然囚禁他的房间没有窗子,但他说话时侧头看向那面对着院子的墙,眸中似乎映出糖屑般的雪花。不知为何,这个情景另我印象深刻。


他问:「抓捕我的军官叫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虽然这已经是我们第五次见面了。他的声音比我想象中的要温柔,语气却带着一丝清冷,不似少年该有的语调。


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主动与我交谈,即使这违反规定,但我还是选择回答他的问题,全当是圣诞节的礼物。


「米哈伊尔。」我说,「那个军官叫米哈伊尔...

[天狼\米尤]星屑 07

*猎人米哈伊尔x吸血鬼尤里

*「当初被叶夫格拉夫初拥的是尤里,而米哈伊尔被维拉德捡到」的if线

*试图证明自己没有咕咕咕,卡文怎么能叫咕呢(。


☆大量我流私设&OOC注意☆


07


刀刃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回荡于黑暗之中,貌美的女吸血鬼此时眉头紧皱,缓慢且踉跄着前行,腿还在叫嚣着疼痛,但阿加莎咬着牙将痛苦如数咽下,直到看见立在黑暗尽头的克什纳时,她才停下脚步。


克什纳还穿着他那身过于华丽的袍子,手里握着一根嵌着宝石的手杖,他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阿加莎,冷笑着说:「真是狼狈啊,阿加莎。」他将视线落在阿加莎代替左腿的刀刃上,「天狼的幸存者也不过是区区野兽...

[天狼\米尤]课后补习

*助教米哈伊尔x大二生尤里的学啪
*是合志稿的后续车,我正文都没改好就上路,不务正业说的就是我了x
*是疲劳驾驶,前戏两小时开车五分钟的那种_(√ ζ ε:)_

☆大量我流OOC注意☆

试了几次代码都不成,地址走评论吧Ծ‸ Ծ

大纲一时爽,落笔火葬场。

……………………
…………………
……………

等等我好像也没有大纲

四年了,以为已经完结的伽利略系列居然能等到后续,心情就像四年前看到汤川只身去美国时一样震惊,还能有幸看到他们之后的故事真好qwq

所以球球你快点汉化引进吧qwq

[天狼\米尤\论坛体]求开导,萌的rps突然就be了

*转世米哈伊尔x匣子持有者尤里

*学院啪


求开导,萌的rps突然就be了


1L QAQ

RT

大概是大二的时候知道他们的,如今过去一年了,下午突然知道他们be了,伤心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翘了晚上的公共课,缩在宿舍意难平QAQ


2L

无数经验告诉我们,萌rps死路一条


3L

是哪对rps呀求解码!


4L

大哥说得对


5L

rps皆经营楼主是不是对此有什么误解


6L

看着微博首页没动静,是什么冷门rps吗?


7L

有什么不快乐分享给我们!我们就快乐辽!


8L

摸摸楼主!这种感觉我懂的!


9L

哇你们要不...

[天狼\米尤]星屑 06

*猎人米哈伊尔x吸血鬼尤里

*「当初被叶夫格拉夫初拥的是尤里,而米哈伊尔被维拉德捡到」的if线


☆大量我流OOC注意☆


06


米哈伊尔发现尤里离开是在黎明破晓之前。还未露头的朝阳为穹顶边缘划出一线微弱的光辉,但米哈伊尔愣愣地站在窗前,试图寻找到弟弟离开的轨迹。但尤里什么都没有留下,无论是只言片语,还是哪怕一丝余温。


他离开的太干净了,仿佛这两天不过是米哈伊尔因为过于思念弟弟而做的一场美梦,而此刻不过是梦醒时分。


米哈伊尔暗暗握拳,后悔着为什么没有看好他失而复得的弟弟,并决定马上寻找尤里的踪迹,如果,没有听到门口踌躇的脚步声的话。


脚步声并不是尤里的...

[天狼\米尤]星屑 05

*猎人米哈伊尔x吸血鬼尤里

*「当初被叶夫格拉夫初拥的是尤里,而米哈伊尔被维拉德捡到」的if线


☆大量我流OOC注意☆


05


目之所及是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空中则飘散着朦胧雾气,风声灌入耳朵里,却感觉不到丝毫寒意,立于这幻梦中的尤里呼出一口哈气,他下意识地紧了紧领口,却发觉自己手中正握着武器。


尤里知道自己在等待一个人。


棉靴踩在雪地的声音扰乱了风声。尤里眯起眼睛,却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他等待的那个人就要来了,就像多年的的那个夜晚,只是如今尤里已不再是跟在那人身后的听他唠叨的小孩子了。


尤里又后退了一步,却猛然发觉自己身后还站着另一个人...

1 / 13

© 业瞳 | Powered by LOFTER